首页 > 资讯 > 西府时评 > 正文

“程序员自杀”背后的婚姻信息联网问题

上周末,iOS应用WePhone的创始人、开发者苏享茂自杀的消息引爆舆论,根据目前公开的信息,苏享茂通过某相亲网站结识其前妻翟某,翟某隐瞒婚史,并在婚后对苏享茂进行“勒索”,苏享茂无奈之下选择自杀。记者调查发现,“程序员自杀”悲剧的背后,是相亲网站无需实名制,简单注册、甚至是虚构信息即可向其他用户发信息。(新京报)

网络配图

网络配图

事件发生后,迅速引发了舆论的关注和多维度的讨论。有人指责苏享茂的前妻翟某有“骗婚”“要挟”之嫌,也有人称涉事的相亲网站因未实行实名制而导致翟某成功隐瞒婚史。但客观而言,翟某是否骗婚,是个法律问题,最终只能通过司法机关的调查界定;而悲剧起于相亲网站,从道义责任的角度,相亲网站的确难辞其咎。但在法律层面,正如有律师指出的,相亲网站“作为第三方网络服务平台,根据避风港规则,其需不需要承担责任,关键要看其有没有过错。”

这里的是否存在过错,主要就是指其是否对用户提交的信息尽到了法定和约定的审查义务、对相关用户提供的举报信息尽到了检查、协调义务。而目前这方面的争议焦点,就在于相亲网站是否核实了翟某的婚史。不过,要厘清这一责任,必然绕不开一个关涉所有人的严肃问题,即当前公民婚姻信息的联网程度。

早在2012年7月,民政部就宣布已在全国建立了省级婚姻登记工作网络平台和数据中心,各地婚姻登记机关实现了在线登记和婚姻登记信息全国联网审查。然而,2015年8月还有媒体报道,有效预防重婚、骗婚等违法行为,民政部一直在推动婚姻登记全国联网工作,但目前由于这一功能尚未实现,出现了不少人异地重婚、骗婚的案件。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要求企业对用户进行足够有效的婚姻信息核实,已然不切实际。

在公民身份信息早已实现全国联网的背景下,婚姻信息却依然处于地域和部门间的“分割”状态,着实让人诧异。由此所衍生出的种种信息查询的不便不说,也引发了多种现实问题。比如,利用不同地方民政部门的婚姻信息查询壁垒,重婚、骗婚案件仍时有发生。再比如,相亲网站要审核注册者的婚姻信息,也确实存在难度。就此来说,由这次的极端个案,相关部门应该充分认识到推进婚姻信息全国联网的迫切性。

此次事件,翟某与涉事的相亲网站到底要承担怎样的责任,不妨静候司法机关给出最终的裁定,舆论站队和道德批判都该有所克制。而事件背后所牵涉到的婚姻信息全国联网问题,才是真正需要持续关注的“焦点”。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来源:华西都市报 责任编辑:贺雅楠
0